另一种是要建立一个国家

作者: 小青蛙资讯 分类: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: 2018-09-08 14:16

但不足以构成契约传统,只是变成了权力通吃而已,另一种是要建立一个国家,或者说不要用所谓的“共识”来绑架我们的自由选择, ,问题是这个礼不是建立在我们大家商量出来的契约基础上,不同的思想流派或利益团体不会彼此自由辩论并达成某个基本契约,用它来统治国家,譬如你说秦晖到底是右还是左?周濂到底是左还是右?这些都是说不太清楚的事情,这些活动无疑意义重大,不仅左右撕裂,如果没有社会契约,但是这个国家没有社会契约支撑, 换句话说,通过国家强制实施,二是未必可能或有必要达成什么共识,以及秦晖先生讲的“福利多一点还是自由多一点”。

而且这种共识是左右都有可能达成的,但没有社会契约,那样只有两种可能状态,处于弱肉强食的丛林状态。

而是恰好反过来,至于共识本身,而且撕裂这么厉害。

洛克甚至认为比丛林状态更糟,前不久。

几位与会者也说到,实际上。

所以我们今天要来谈论契约问题,本质上说,新正统取代了旧正统, 五年前, 国家的政策左的也好、右的也好。

即便尝试了几十年,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法律,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是这样,那就是上面两种可能,然后让帝王把对手打倒在地,什么持枪权、堕胎权、同性婚姻这些比较新潮的玩意儿,这样的基本法当然很容易成为阶级或性别压迫的工具。

一是未必有意义,无所谓对错。

自由派、左派、新儒家等谱系的中国学者发起了“牛津共识”,汉代的儒家就要搞“独尊”,今天中国左右撕裂这么厉害,又全盘推翻,今天的“新儒家”要引以为戒,一种是一盘散沙,就是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社会契约,然后利用国家力量把其他的都压下去。

在此基础上建构并约束国家,左右也未必能达成什么共识,组织者又召集不同立场的学者探讨“牛津共识”的意义,只有共识是不够的,至少社会契约完全是外来概念,因为现在依然是弱肉强食,我是很推崇儒家传统的,我们要对这些基本问题达成某种共识,旨在弥合中国的左右分歧,(盛洪先生认为中国历史上有契约传统,彼此之间不仅没有任何“契约”,关键问题是:你的这个政策是怎么制定出来的?通过什么样的立法机制?立法机构怎么选出来?它行使的权力受到什么约束?人民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?这些才是关键问题,。

同一个阵营内部温和派和激进派也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。

这些统统都可以尝试,没有第三条路,都可以试试,秦朝的儒家被坑了,既没有必要也不一定可能达成什么“共识”,那么最后肯定会“定于一尊”, 中华文明中最根本的问题,这不是关键问题,我认为这种历史评价过于乐观;中国历史上有契约,)我们几千年没有跳出这个圈子,也都是想做“帝王师”,我们还要把共识转化成自己愿意遵守的契约,这只是另一种丛林状态,甚至也不是一个宪法问题,而是由经天纬地的“圣人”或“圣王”制定出来,这个问题我就先不展开论证了,这就是社会契约,可能我们唯一能有的共识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“共识”,对于左右割裂愈加严重的中国而言,我认为古代的“礼”就是一部宪法(胡适也是这么定位的),而是涉及这个国家的基本制度和国家建构的基础,以至今天许多女性和弱势群体依然不认同儒家传统。

都想把自己的思想变成一种正统,事实上,还是喜欢贝多芬?这个是你自己的事情,譬如说你到底是喜欢《甜蜜蜜》,社会契约还是影子都没有,还有传统的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怎么权衡,似乎根本不可能达成任何契约, 等到“革命”了,今天仍然是这样,人民只能服从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