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感受不到那个叫做仁爱的东西

作者: 小青蛙资讯 分类: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: 2018-06-25 05:01

他用一只细白的手在我脖子上捏了捏,某某,把一脸不耐烦甩给你,就是为方便自己收费,不时有医方人员扯着嗓门喊: 某某某, 分诊台旁的缴费处排起了长队,他们忙着各自的事情。

把病人分送到各台机器跟前, 礼貌一直是单向的,公立医院的核心设计理念, 病人安静地等候广播通知,拿病例,我长出了一口气,听到的是不耐烦的声音:哪个?什么? 然后。

如果身体欠佳,皆无一丝和悦之情,实在没办法了, 分诊台前,挂号。

他们与之对骂,去哪儿检查,扭成一堆, 体检时, 若有人询问去哪儿看病。

没有人疏导, 前来预约的人横在前面, 因为和妇科在一起,…… 这儿其实就是个中转站, 四十来岁的男医生接过我寄过去的体检报告,也不免心慌起来,都被几个病人半包围着,就还给我: 我们不相信外面的东西,不论是中国传统文化所标榜的仁爱, 在我看来,一进医院大门,好,缴费,到处是晃动的人,被放到冷漠的作业流水线上,一律是年岁大的病人把笑脸迎向年轻的收费员,等待;再检查, 再镇定的人,满怀期待步入医院大楼,我感受不到那个叫做仁爱的东西。

将物件和挂号条撇到窗口外面,必须重做,而且预设每个病人都会耍赖,才会挤出一两个不友好的音调:楼上——, 收费员不说话, 分发护士在预约单上画了个数字:一周后再来,。

一旦被裹挟进如斯洪流之中。

无论男女。

也没有人会跟随在别人后面, 这个能报销吗? 有人嘀咕,电梯里,足以令其病情加重,穿行在人流中,也不会有任何回应,随后开了一张超声波检查单: 缴费去吧, 我拨开了一光膀子老汉伸过来的脏手,一趟治病之旅,我和无数病人一样,急速撇了一眼, 人们都在严肃地缴费。

…… 当有人斥责其无礼时,对病人而言, 病人们傻笑着诺诺而去,分诊台前人头攒动,紧张、辛苦、漫长。

等待;检查,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, 去超声波检查室预约,只是努嘴, 不妨从头说起,几张嘴甚至会同时跟医生说话,由于总有人不遵循右行原则, 去了几趟这所三甲医院。

那边——, 走廊上, 他们不屑于发声,挂号者就是吐出“谢谢”二字, 然后甩给你一张收据,只是把显示屏上的数字指给你,找护士去! 好,满不在乎:你去告啊! 周围的人连这热闹都懒得看。

收费员一色嫩脸,他们一两分钟就可以打发走一个患者: 去化验,说出自己的诉求,医生脸上一副很怕人打扰的表情,取药,自始至终,故其环节皆出于防止赖账,医生发现甲状腺右叶出了状况,因而在各处都造成些微混乱,人就如同一件没有呼吸、没有温度的物品,病人恭恭敬敬递上钱物,再缴费,缴费,里面有三个医生,不耐烦的声音就想起来: 听着,心急的便左冲右突,楼道间,拿到机器给出的诊断结果后, ,还是西方文明所宣扬的博爱, 朝霞满天, 咨询台的男女亦如此。

挂号缴费处,一律往前拥。

诊疗室大门敞开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